十岁稚童被压砖下,可怜童工求偿路艰
2010-02-07 17:09:11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一座刚刚堆起的砖墙,轰然坍塌。来不及闪躲,盈盈被掉落的砖块砸倒。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,几个认识盈盈的孩子,扔掉手里的砖块,将盈盈的双腿从砖堆下面挖了出来....

  新年将近,孩子在村子的各个角落开心的玩闹着。趴在窗前看着外面喜庆热闹的景象,盈盈的眼中不禁流露出寂寞的神色。本来年仅十岁的她也可以拥有这样无忧无虑的童年,也可以尽情的绽放欢笑,可是半年前的那场无妄之灾彻底摧毁了她的生活。

  盈盈出生在一个偏远农村,为了养家,村子里的大人纷纷进城打工,只留下孩子,和负责带孩子的老人。虽然这些在外地的打工仔,无一刻不辛勤的劳动,可是这座村子仍是十里八乡最穷的一个。破旧村舍中,只有年迈的老人为生计发愁。

  于是在这座村子中,孩子们除了学好功课外,还要承担挣家用的责任。一群半大的不小的孩子除了在课余时间,去附近的工厂打零工,捡垃圾,他们又能做些什么呢?

  和大多数村里的孩子一样,为了一块砖1分钱的报酬,小小年纪的盈盈经常在放学后跑到附近的砖厂帮工。对于这些来当散工的孩子,砖厂老板是来者不拒,只因为他们价钱便宜,且可以托帐。

  09年3月的一天,盈盈像往常那样逃了最后两堂课来搬砖。虽然稚嫩的小手已经磨出老茧,但她为了那个小小的心愿,仍努力的挪动沉重的砖头。她的奶奶告诉她,只要存够钱就带她进城找爸妈。

  在心中勾勒着父母的容貌,盈盈的嘴角不禁扯出天真的笑容,仿佛怀中抱着的不是沉重的砖,而是美味的糖果。突然,一座刚刚堆起的砖墙,轰然坍塌。来不及闪躲,盈盈被掉落的砖块砸倒。周围的人都被这一幕惊呆了,几个认识盈盈的孩子,扔掉手里的砖块,将盈盈的双腿从砖堆下面挖了出来。

  闻讯而至的砖窑老板,在看到孩子血肉模糊的双腿后,一屁股做到了地上,结巴着指挥大家将盈盈送进医院。

  得知孙女被砸伤,盈盈的祖母赶到医院。刚被带到手术室前,一直紧闭的门就被推开了,一个护士摸样的人冷静的告知盈盈奶奶,孩子的腿被伤得实在太重了,为了保命,只能选择截肢。本以为就是磕破点皮的老人,听说要截肢,险些昏过去。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签下的手术同意书,当她回神时,已经坐在盈盈的病床前。看到孙女惨白的脸色,和从膝盖突然塌下去的棉被,老人昏黄的眼中溢满了泪水。她为自己默认孙女打工的行为后悔极了,为了那些蝇头小利,她可怜的孙女毁了一辈子。

  三天后,外地打工的盈盈爸妈闻信赶了回来。站在重症监护室外,里面瘦弱单薄的身子和她残缺的肢体,让盈盈妈当场哭倒在地。就在一家人为孩子的不幸悲痛时,砖厂老板拿着一个黄色的牛皮纸包出现了。那里面装着五万元钱,是老板给盈盈的赔偿。

  这个纸包就像针一样扎痛了盈盈母亲的眼睛,她很想冲过去撕烂对方推卸责任的嘴。可她刚迈出前脚,就被丈夫抓了回来,他说:“忍忍吧,总比没有好,娃都这样了,总得有钱治病不是。”

  听到这话,盈盈母亲渐渐平静了,而她心中的疼痛却潮涌般席卷着她。她跪倒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哭号起来。

  生活的无奈让盈盈的亲人选择妥协,可这妥协并没有如他们想的那样减少孩子所受的苦痛。因为几次感染,盈盈先后又接受了两次手术,只保留了大腿的三分之一。这带来的除了伤痛外,还有巨大的医疗费用。那少得可怜的补偿很快就用完了。

  为了给她治病,家里仅有的几样东西典当一空。然而盈盈的医疗费还是出现了赤字。无奈之下,盈盈的父母只有去求那个他们一辈子都不想见到的人——砖厂老板。

  这次去,砖厂老板一扫之前的低姿态,横着眼睛训到:“不是已经给你们五万了吗?怎么还敢来要。告诉你们,我这不是银行,没有就是没有。”听了这话,一直忍气吞声的盈盈爸再也忍不住了,一拳将对方打到。这一拳虽然出了他的怒气,可也将求偿的路堵死了。此后,砖厂老板对他们干脆闭而不见。如果他们闹得凶,就叫上几个工人将人撵走。

  几个大人坐在破旧的老屋中,盈盈的奶奶一直自责的抹着眼泪,而盈盈的父亲正抱头坐在门框上,沮丧的像绝望的公鸡。砸吧砸吧旱烟,盈盈的叔公说话了,他认为,既然求救无门,不如豁出去告上一告,总得让孩子治病。话音刚落,一个主意闪进盈盈爸的脑中。

  城里打工这些年,他们没少经历被拖欠工资的事。每次只要到劳动监察大队一闹,保证就会有人来帮他们要钱。就是不知道他们管不管盈盈这档事。想到这女儿苍白的小脸,痛苦的眉眼,他心脏一阵纠痛,一咬牙,决定死马当活马医。

  结果,这一告的影响远非盈盈爸想得那样简单。一查下来,砖厂首先是无照经营,其间又涉及雇用童工,林林总总厂子很有被关的可能。但此行也给了盈盈爸一点希望,在监察大队调解下,砖厂老板终于同意增加盈盈的补偿金。

  一家人为了这个消息尚未高兴多久,老板的态度又一个大转弯。他说:“你们告得我厂子都快没有了,还指望我拿什么赚盈盈的医药费,现在不是我不想给,是打死我也拿不出来。”

  有了监察大队的话,盈盈的父母根本不可能就此罢手,三天两头倒班往砖厂跑。可老板花招百出,任他们等了一天又一天,就是一毛不拔。如此一拖,拖到盈盈出院,也没拿到一分钱。

  如今,独自坐到窗前,盈盈嘴角的笑容不见了。为了她的伤势,一家人不但倾其所有,还背了一身的债务。盈盈的父母也为了陪着她,丢掉了城里的工作。家徒四壁的他们是真的没了主意。该怎么做才能拯救这个绝望的家庭呢?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农民工受伤险致残,老板失踪唱起空城计
下一篇:性骚扰不成遭老板报复,弱势员工伸冤难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