开店租屋一波三折,为迷信村民暴力拆房
2010-03-01 18:16:03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在徐先生的村子里,有一个能通鬼神的人,人称黄半仙。这个人与徐先生有些小恩怨,因此平时经常找徐先生麻烦。如今乘着猪流感之风,他又岂能不做怪。他对村里人说,猪流感就快传染到....

  徐先生进城打工多年,如今人近不惑他,突感力不从心,生起回乡养老的念头。可是在外闯荡多年,庄稼地里的活早就生了,回乡后拿什么生活成了徐先生的一块心病。

  去年夏天,徐先生的叔父过世,他携妻带子回家奔丧。目及死者入土,他心中难免悲戚。是夜,躺在老屋的床上,更是辗转反侧,夜不成眠。想着起来抽跟烟,却巧遇了在村里当干部的表兄,曹先生。

  两人坐在夜晚的院子里,夜风徐徐,树叶作响,仿佛又回到了那段无忧的少年时光。顷刻间,十几年别离的鸿沟被轻易地抹平了。徐先生毫无芥蒂的倾吐心中的感伤,和对未来的憧憬规划。二人相谈甚欢,从谈话的内容中,徐先生重新认识了自己出生的地方,并下定决心,要在村里开一间饭店。

  听到徐先生要开饭店,曹先生的脑中突然想到村委会旧址的那幢小楼,他想那幢楼位置优越,四通八达,开店做生意不是刚刚好。想着,他说出了心中的想法。并与徐先生约定第二天去参观。

  这是一幢新旧一体的二层小楼,底下是原有建筑,后来因为村委活动需要,起了第二层,并在院子后面加盖了一间屋子。楼前是一块自然形成的小广场,几乎是约定俗成的,村里人会自然聚集到这里聊天,那凉。

  坐在小楼门前的磨盘上,徐先生凭借在城里多年的工作生活经验,断定这是一间位置极佳,客源丰沛的门市房。在这开饭店,再加上自己的手艺,几乎是稳赚不赔的事。想到未来的美好情景,徐先生决定掏出多年的积蓄与村委会签订了长达十五年的租赁合同。

  几个月后,带着城里“洋”味的饭店开张了,整个村子的年轻人无不被它新鲜的装修和经营模式所倾倒,而老人孩子们则纷纷对徐先生的厨艺竖起大拇指。蒸蒸日上的营业额,虽然赶不上城里的中档饭店,却远远超过徐先生最先的预想,这让他几乎每天都能从梦里乐醒。

  看到表弟的生意如此红火,曹先生心里也跟着高兴。于是当乡领导来视察时,他特意带他们去了饭店。岂料,这一无意中的行为为徐先生惹来了麻烦。领导们刚到饭店门口,就各个竖起了眉毛,其中一人指着这幢建筑物就说是违章建筑,需要拆除。听了这话,徐先生和曹先生大惊失色,慌忙解释。

  可是任他们说尽好话,半个月后,拆除违章建筑的队伍还是浩浩荡荡的来了。沮丧的看着二层小楼变成一层,后院的那间房子被夷平,徐先生的心里难受极了。想着自己交的15年租金,价值锐减一半。他很想朝村委会要回损失,可一想到表兄夹在中间,怕他为难,只能选择沉默。

  祸不单行,违章建筑风波未息,猪流感又开始流行。对于这种传染病,村里人人自危,不但严重影响了徐先生的生意,更引发了被压制多年的迷信之风。

  在徐先生的村子里,有一个能通鬼神的人,人称黄半仙。这个人与徐先生有些小恩怨,因此平时经常找徐先生麻烦。如今乘着猪流感之风,他又岂能不做怪。他对村里人说,猪流感就快传染到村子里了,这是太岁作怪,如果想要避免瘟疫横行,就要给太岁搭座祠堂,安抚他。

  人们一听,纷纷捐款捐物,就怕得罪太岁,迁怒到自己身上。看着乍鼓的腰包,黄半仙得意极了,这时他想起了和徐先生恩怨。为了报复他,他硬说徐先生饭店的位置是风水宝地,只有将祠堂建在那里,才可以保障村民安康。

  于是,顶着“民生大计”的招牌,一群人拿着镐头、铁锹,气势汹汹的涌到徐先生的店门前。见这形势,徐先生顾不上其他,舍身护在店门口。遭到徐先生的阻拦,已经被瘟疫的杀伤力吓怕了的人们疯狂了,在黄半仙一声令下,也不管徐先生曾是多好的朋友,疯了似的饱以老拳。被按在地上,一身伤的徐先生眼睁睁的看着饭店被拆毁了大半,自己一生的积蓄,近半年的努力化为乌有。

  愤怒、伤心、绝望像子弹一样,一颗颗射向徐先生的神经,他只觉眼前一黑,用这种方式摆脱了痛苦。

  当他再次醒来,人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目所能及皆是一片片的刺目的白。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了声声殷切的呼唤,他努力循声望去是妻子孩子焦急的容颜,和曹先生布满歉意和泪痕的脸。

  恢复神智后,他无时无刻不为祠堂的事感到愤怒。后来他曾经背着医生,在妻子和曹先生的陪同下,重新看了眼饭店,入目所及满眼疮痍。他拾起一片瓦砾,心中怒喊着,却对现实感到无可奈何,他该怎么办呢?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还人情恩成仇,合同官司化身劳资纠纷
下一篇:遭遇无良老板,合同纠纷何时了

分享到: 收藏
评论排行